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鲍尔吉·原野:紫砂壶的故乡

[复制链接]

2227

主题

2229

帖子

764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644
35040 宜兴网 发表于 2016-8-21 17:49:27
鲍尔吉·原野,现为辽宁省公安厅专业作家,辽宁省作协副主席。已出版散文集《草木山河》等数十部作品。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文学报告等均多次获奖。
b0e32394-089b-4b5e-8cd2-4ed2b1c6af36.jpg.jpg

  (张渚镇南门村,久违的石碾子让人忍不住推上一把)

  说起宜兴,心里迫不及待想续上另一个词——紫砂壶。就这样,宜兴与紫砂壶牢牢被捆绑在一起。捆绑它们的绳子是历史,又叫文化,这根绳子价值连城。在中国,还有哪些地名与物产捆绑在一起?西湖龙井、景德镇瓷器。还有一些,但不多。有一年去北京开作代会,听朱熔基总理做报告。他说“通辽那个地方办辣椒节,邀请我参加。”朱总理以幽默的口吻讲述,说各地经济风起云涌,台下一片笑声。通辽办辣椒节,是想把通辽和辣椒捆绑在一起,让人一听到通辽就迫不及待地续上辣椒这两个字。一些地方自我命名。如中国乳都。但只是一厢情愿,别人不认同。把地名与物产捆绑一体最难的是找到一根绳子。捻成绳的两根线一曰历史即岁月的长河,一曰文化即审美价值。这实在太不容易,从这个角度说,物产本身不贵,贵在它附带的历史与文化价值。辽宁有两座煤都淡出人们视野,因为煤枯竭。而煤或挖煤的过程并没有文化的创造,煤没了就没了,只留下破败的城市。而宜兴凭借紫砂壶登上全球舞台,具备了世界性。

8dae6bec-6e20-4049-86bf-f88261f7d427.jpg.jpg

  在宜兴,到处可见精美的紫砂壶,博物馆里陈列着各个年代的宜兴陶瓷珍品。我一直想这么一件事,几乎在所有史前文明中都可见到陶器的身影,红山文化、大汶口文化、半坡文化均如此。公元前五千年的美索不达尼亚的两河文明中也有陶器。在各形态的文明演进中,陶器不约而同地早早退场,唯宜兴例外。人类早期手工制造的器具只有那么几样,陶器是其中之一,它也是人类文明的曙光之一。伴随着人类的童年,随着铁器与金银器的出现,陶器退隐到各种文明的幕后。历时7000年而依旧辉煌的陶器唯有中国宜兴的紫砂壶。这决不会是偶然的巧合,而是文明积淀的成果,是了不起的成就。

7693fb21-73e5-4634-a5a7-0a08aba2689a.jpg.jpg

  (明代太监吴经墓出土的提梁壶,是有确切纪年的最早的紫砂壶)

  我观赏着大师们的壶——这些小小的却价值连城的泡茶器具,每一个都暗藏着联系先秦、西汉、唐宋明清的纽带。它们不仅是宜兴的珍宝,也是全人类的珍宝。这几年,我翻阅拉鲁斯百科全书,看到世上许多种精美绝伦的工艺已然绝迹了,只在博物馆里陈列几件孤品。在中国也是这样,不知有多少代表各种文明样貌的器具被毁弃,甚至连博物馆里也无收藏,人们甚至不知它们是什么物件。譬如西夏、契丹、羌等等。宜兴紫砂壶保留下来,而且在明清、民国和当代达到巅峰,果真是个奇迹。以中国地域之大、人口之多、历史之长而言,传世的文明遗产并不多,实在是太少。宜兴的陶器再次证明了中华文明的有序性与丰富性,足使世人珍视之。

791e28dc-2f23-4888-83fa-97ed8d807189.jpg.jpg

  (徐舍镇美栖村,给认出自己的年轻人签名留念)

  但宜兴并不躺在紫砂壶上吃老本,那样早就败落了。这里的工业和农村经济都很发达。我有个习惯,走到哪里爱看农业生产和农村状况。这样说,我其实有点不好意思。在中国,只有掌管国计民生的大领导才关心农村和农业,老百姓只关心吃吃喝喝。事实上,连农民都不太关心农业与农村了,心思放在外出打工上。我参加工作所做的第一项工作是担任地区广播电台记者,负责农林牧副渔小流域治理和沼气的报道工作。那时不愿干这行,喜欢跑文教口或工交口,显得高雅。但我干了九年农业记者后,已经习惯于从农村和农业的角度观察问题。现在知道,干哪一行都不会辜负人。

c4287454-00b2-4d86-88ad-8ab631512c51.jpg.jpg

  近几年,我跑遍二十多个省区的农村牧区,看到的多是凋敝景象。虽然那些地区的城市还挺热闹。这就像看到一棵挂满鲜艳塑料果实的大树的根已露出地面,根部的土壤已流失。宜兴不是这样,这里的集体经济和农民收入应该远超全国平均水平。我们去湖?镇洑西村访问,看到农民的楼房并不是新盖的,村庄里的街道、广场、绿地条理分明,庶几近于度假村的水平。在那里,我仔细观看了农民的居所、院落。查看他们院子里放着什么样的农具,看他们水果大棚,跟他们算经济账。我觉得农村到了这个样子,国家才算进入中等发达水平。村庄中间有一条人工引入的小河流过,河岸的亭阁花草鲜艳别致。至于说轿车,几乎是家家都有。这个村子在宜兴是中上等水平,在江苏省是中等水平。广场上,农民们扮着妆在演地方戏,更有村民出售地方特色小吃。在这个村,文化的或者叫艺术的氛围浓于生产的氛围。当农民们热衷于演戏(并非简单地跳广场舞),热衷于吹糖人儿,热衷于赏花和品评晚霞的时候,他们已然摆脱了千百年来摆脱不掉的务农劳役,脸上有了农民少有的轻松神色。在宜兴看不到污染型企业。

c60ccb02-e8f1-4955-b4f9-cb360a9d83f0.jpg.jpg

  (徐舍镇生态农业基地,在草莓大棚前与肖复兴老师合影)

  城郊大道两旁排列着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,这也是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场所。一部分农民去宜兴本地的企业打工,一部分农民去集约化的水果合作社打工,都不必远离故土去赚为数不多的钱。我真替宜兴的农民高兴,他们城镇化水平、工业化水平和文化生活一点不比城里差,如果算上土地资产、农副产品和空气清洁指数,比城里人强多了。我发明一个标准:如果农村人口的固定资产、流动性收入、劳动时间、副食品和空气指数优于城里普通民居,就叫城乡倒置,乡胜于城,是国家进入大发展的标志。我们在宜兴访问了不止一个村庄,每个村都富庶,治安好,经济形态健康。我回家对友人说,宜兴农村的状况,跟东北农村比起来犹如两个国度,不光富庶,而且文明。文明与教化是花钱买不来的东西,东北的整体人口素质对比江浙可是差太远了。这个话不怎么好听,可是怎么讲才好听呢?事实胜于雄辩,更胜于数字注水的狡辩。

ca819244-feda-4567-abe7-106b4771db60.jpg.jpg

  我私下里对宜兴向往还有一个理由,喜欢去宜兴的龙背山公园跑步。城市中心有如此大面积的公园实属罕见。大到有山有湖,望不到边。我在宜兴的几天里,每天清晨去龙背山公园跑步,看到满眼的绿,喜不自胜。现在一个城市炫耀高楼早就不时髦了,最难得的是市中心有一片有山有湖的公园,水泥建筑怎么能跟这个比呢?公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灵性,都在呼吸,楼房有什么呼吸?我看到宜兴人在公园里散步跑步,就觉得他们幸福。这里城里和乡村的人都幸福,况且还有中外闻名的紫砂壶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